濟南高新區上線“人才有價”平台 破解中小企業資金難題

2020-04-02 08:40:57  阅读 072916 次 评论 0 条

濟南高新區上線“人才有價”平台,破解中小企業資金難題

人才估價 輕鬆融資(經濟聚焦·高新區裏見高招②)

本報記者 徐錦庚 王 沛

把人才身僻؇化評估,再用身價撬動金融,支持企業發展——科技型中小企業集中的濟南高新區正在開展這一大膽實踐。

去年5月,濟南高新區研發的身價評估平台“人才有價”正式上線。測試者隻需在機器或手機APP上簡單操作,即可得出身價信息、崗位價值和金融價值。首個嚐鮮的企業已憑此獲得金融投資,解了燃眉之急。

公司賬上馬上就沒錢了。在辦公室轉悠半天,耿哲狠下心、一跺腳,抓起手提包,直奔銀行。包裏,是家裏所有的房本。

耿哲是山東和同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,像和同信息這樣的中小微高新技術企業,大部分是輕資產,為融資而抵押房產者有不少。

然而,房本抵Қ能按六折作價,資金仍有不小的缺口。就在捉襟見肘時,濟南高新區打造的身價評估平台“人才有價”上線,耿哲用團隊中9名專家的身價,撬動一筆金融投資,成為首個受益者。2019年11月1日,3000萬元到賬,他長舒一口氣:“擱淺的小船又可以起航了!”

困境:公司賬上隻剩不到兩萬元

耿哲原是研發工程師,41歲辭職創業,2011年成立和同信息公司,主要生產智能熱能表等智能計量儀表,融合物聯網技術,研發生產測控終端和係統雲平台。產品甫一上市,訂單紛至遝來。第一年銷售額即達500萬元,此後增長飛速。因為看好分布式清潔能源供暖市場,近幾年公号ł轉向空氣源熱泵的研發,毛利率可達50%。

公司日漸壯大,有了很多眼標簽:擁有自主知識產權37項、國家高新區瞪羚企業、山東省瞪羚示範(培育)企業、濟南市物聯網能源測控與管理工程研究中心、掛牌新三板基礎層……但這些都沒能阻那場突如其來的危機。

公司客戶回款周期長,從接單、研發、生產㩗收付款,有的合同期限達9年。訂單越多墊資也就越多,企業漸漸吃不消。2018年上半年,銷售額1851萬元,應收賬款餘額卻5922萬元,資產總額的91.83%是應收票據、應收賬款及存貨。

“訂單源源不斷,但就是流動資金不足。”耿哲說,應收賬款若能回一半,也都不用愁。

2018年4月,公号Ł遇資金危機。一筆貸款到期後,準備用一處房產抵押加上所有應收賬款作擔保,再貸1200萬元,幾經變更,卻被告知:應收賬款部分無法授信了,必須全部用房產抵押。

耿哲雖有1萬多平方米廠房,但那是租的,有專用設備,銀行又不認,能抵押的隻房產。妻子強烈反對:“萬一搞砸了,你讓全家睡大街?”耿哲裝作若無其事:“哪能呢!公司120多人,個個都在玩命幹,㛣隻暫時的。留得青山在,不怕沒柴燒。”妻子拗不過,隻好同意。

2018年6月,580萬元抵押貸款終於到賬。此時,公司賬上隻剩1.99萬元。

破局:9位核心技術人員身價上億貸來3000萬

在科技型中小企業集中的濟南高新區,融資難的問題不是個例。初創企業更為艱難,研發周期長的,沒等投入生產,資金就已起紅燈。

“人才和資本之間需要一座橋梁。”從事人才工作20多年,濟南高新區黨工委委員、管委會副主任張維國有個大膽想法:把人才身僻؇化評估,再用身價撬動金融,支持企業發展。

張維國說,人才身價可以看作是綜合信用的價҇化體現,破題的關鍵是信用體係。隨著大數據、人臉識別、區塊鏈等技術日益成熟,張維國的“奇思妙想”有了可能。2018年10月“人才有價”評估平台在高新區啟動研發,2019年5月18日正式上線。測試者隻需在機器或手機APP、小程序上注冊授權,輸入身份證號,經人臉識別,即可得出身價信息、崗位價值和金融價值。

這套人才評價標準背後,是一個龐大的運算體係,稱為“四CAI”模型,即從人的才、彩、采、財4個維度進行量化。其中,“才”是才能,包括學曆、學位、職務等指標;“彩”是出彩的部分,包括榮譽信息、知識產權等;“采”是采集信息,如消û、信用、社保等;“財”是財富信息。這一共涉及400多項指標、3000多個要素。

數據從哪兒來?濟南市政府和“人才有價”平台簽署合作協議,濟南政務雲首先對平㖋放,涉及38個數據端口、1800個數據集;此外,大數據中心還與百行征信、浪潮集團等實現數據對接。

“這些數據是可用不可見的,調取數據後直接代入算法,我們隻能看到結果。”濟南人力資本產業研究院副院長韓俊傑說。海量數據經數據采信和大數據算法,即可給人才“畫像”,人的綜合信用則體現為“身價”。

耿哲成為“人才有價”的第一個試水者。“1.18億元!”輸入9位核心技術成員的信息後,屏幕彈出身價。“我們也是‘億萬富翁’了?”耿哲又驚又喜,心裏卻嘀咕:這能變現嗎?

很快,山東省人力資本產業創業投資有限公号Š投1000萬元,山東省工研院基金和濟南熱力分別作為技術投資和戰略投資,各跟投1000萬元,以定增形式共認購30%股份。

平台:搭起人才與資本之間的橋梁

2019年,濟南誕生一個“四不像”機構:是事業單位,但不納入編製,沒有主管單位、沒有行政級別,企業化管理、全員聘用製、薪酬市場化,允許高校、科研院所等事業單位科研人員兼職取酬。

這就是濟南人力資本產業研究院,由高新區出資創辦,為濟南人力資本產業提供持續性應用研究,為激發創新活力,采用“雙軌並行”。

人力資本好比寶山富礦,“人才有價”就是其中一桶金。

“人才有價”推出兩個月後,2019年7月22日,全國人力資本產業公共服務平台在濟南正式上線,人才銀行、人才保險、人才價值交易等業務一應俱全,人才價值可進行一站式免抵押兌付。耿哲團隊就是在這兒將身價“變現”的。其中,領投的山東省人力資本產業創投公司是家國企,也在這個平台上。

濟南市和高新區對平台的支持堅定而大膽,需要什麼政策,就製定什麼政策。濟南市每年為此投入1000萬元,高新區每年配套1500萬元,作為人力資本產業專項資金。另外,高新區還設立了支持資金,先期規模每年5億元,通過政府領投,撬動銀行、保險、基金等資本,賦能人才與企業發展。

“人才有價”也獲得了浦Ҋ行、恒豐銀行、泰山保險等35家金融、類金融機構的認可。在APP上,個人可直接向濟南農商行請純信用的身價經營貸,最高200萬元。

資金一旦投入,呂耀春的工作就尤為重要。作為人才有價(山東)有限公司大開發總裁,他的團隊主要負責對資金進行貸中監管。“投資方的錢進不了個人的腰包,而是放入銀行共管賬戶。”

“現在平台服務商已有千餘家,還有法律、稅務谘詢、會計等服務類部門,2020年第一季度正式推出。”呂耀春說。

國家發改委最新出台的《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》中,已將“人力資本服務業”收納其中。2020年1月11日,首屆“全球人力資源·人力資本服務業大會”在濟南舉行,人力資本服務業的大幕正在這裏徐徐拉開。